美国股市实时行情但斌:转载:周其仁

周其仁:中国经济如何突破

黄金新城今天说的是实话。从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讨厌贫穷,讨厌贫穷,诅咒贫穷,并且一直想改变贫穷。

目前,中国经济暂时无法在高科技领域与欧美竞争。在劳动力成本上,东南亚国家具有明显的优势。如果中国不创新和改革,就无法摆脱目前的困境。

中国经济正面临“先拦截后追赶”的局面:暂时无法与欧美高科技竞争。在劳动力成本上,东南亚国家具有明显的优势。在中间,中国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这篇文章是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它简明、全面、相关。

中国面临的国际形势:外部需求萎缩、反全球化及其原因

首先,你如何理解中国经济已经从以前的高速增长转变为6%~7%的中高速增长?我们必须首先了解全球模式。

假设有两个经济体,一个富国,另一个穷国。

富裕国家有10万元的资本和300名人口。

贫穷国家有10元的资本和3000人。

前一个比喻是欧洲、美国和日本,后一个是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

以前,两个经济体之间有一道蓝色的墙。每个人都分开住。贫困意味着没有资本。没有资本,就没有提高生产率的手段。在很大程度上,人力和自然力量导致经济发展缓慢。

富裕国家拥有丰富的资本,这些资本可以转化为生产力,因此贫富差距将会扩大。

现在开放蓝墙意味着改革开放和开放长城。

开放后:两个经济体相加,总资本为10万元,人口为3300人。

这些因素的相对比例已经发生了变化,用我们熟悉的话说,“竞争模式已经发生了变化。”

首先,富裕国家的总资本只增加了10元,但总人口却增加了3000人来抢劫。原来300人用10万元,现在3300人用10万元,所以资金的稀缺性增加了。这就是为什么全球化后华尔街可以赚很多钱。

第二,富裕国家有科学技术,3300人在争夺,科学技术的稀缺性也增加了。然而,富裕国家经济的问题在于,现在只有300人必须与3300人竞争就业机会,工人之间的竞争也加剧了。在这一过程中,富裕国家的蓝领工人和下层白领工人正遭受苦难,因为他们不得不面对3000名原收入只有1元的工人的冲击,而不会被拖垮。因此,发达国家的失业率,特别是年轻人的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这就是原因。

结果,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发达国家橄榄形的社会结构遭到破坏,两极分化加剧,全球化后基尼系数上升。

华尔街和硅谷赚了很多钱,但是中间有一大群人非常失望。制造业工人和中低阶层面临的压力比他们从全球化中受益的压力更大。

当然,也有好处,就是中国的产品很便宜,而美国的价格很稳定,所以穷人的实际生活水平不会下降那么多。

然而,当与华尔街和硅谷相比时,相对收入的差距出现了。

发达国家就是这种情况。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高基尼系数下降,然后回升,进而引发社会矛盾。

因为许多美国的叔叔和婶婶在无法接触到金融、高科技和大量人口时感到愤怒,所以他们在全球化中“占领了华尔街”。

在当前的全球形势下,发达国家和美国的平均水平正在下降,而中国正在改善。

我们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1978年的200美元上升到今天的8,000美元,深圳是几万(25,000)。

至于美国,从1978年的13500美元增加到现在的50000美元。

因此,特朗普也出现了。特朗普反映了一种趋势:在所有重大变革中,不是每个人、每个群体和每个板块都能获得相同的利益,有得有失,因此会出现社会冲突。

这是另一个术语:比较优势。

事实上,李嘉图的理论是,国家扬长避短,挑选出生产率高的东西,这样整个社会的总产出就会高。

但萨缪尔森后来的研究得出结论,这是错误的,因为中国做了一切,完成了袜子和汽车,完成了汽车和飞机,每个人的优势都融合了,迫使发达国家不知道该做什么。

在去世前,老萨问了一个问题:最初制造自行车的飞机制造商是谁?他的结论是:在共同比较优势下,一方可能永久损害另一方的利益。

这就是中国多年来获得巨额盈余的原因。

然而,当美国的比较优势消失时,经济之外的法律将发挥作用。贸易摩擦、壁垒甚至国际紧张局势都在逼近。

金融危机也来了。

从外部来看,我们当前的经济低迷是全球外部需求的收缩。如果你主要依靠国内需求来发展,它对你的影响将会很小。

在我们高速增长的过程中,我们碰巧高度依赖外部需求,这肯定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中国现在面临着一种国内形势:成本优势减弱,系统成本再次上升。

从内部看我们面临的经济形势:成本在变化,核心是系统成本的上升。

中国蓬勃发展的全球化是由于其成本优势。

多年来我们一直很穷,没有对外开放。当开放时,我们发现贫穷就是竞争力。

贫困意味着低工资,低工资意味着低成本。

同样的产品成本低,价格低,世界各地的买家都一样,物美价廉,当然,给你买。

但是现在这种成本正在改变。劳动力成本、土地、能源和所有价格都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变化。最典型的例子是曹在美国建厂。

最大的成本变化是什么?是系统成本。

将中国的崛起归因于廉价劳动力是不准确的,因为廉价劳动力不能解释中国的崛起。

改革开放前,劳动力比较便宜。那时,中国没有奇迹。现在,许多非洲国家的劳动力比我们便宜。

不便宜的要素可以变得有竞争力,要素变得有竞争力,成为产品,要素成为产品,被组织和组织在一个系统中运作。

这导致了系统的问题。

因此,中国经济崛起的真正秘密不是最初的贫困,而是导致贫困的最初的封闭变成了开放,在开放中允许组织创新和制度改革。

例如,如果没有家庭配额,农民将无法获得解放,也没有生产热情。他们仍然是“8亿农民,10亿人口,8亿擅长数学和数学的人将没有足够的食物吃。”

只有进行制度改革,才能把以下几个环节联系起来。

劳动力解放后去哪里找工作?这迫使私营企业退出。

产能已经出来了,市场在哪里?因此,世贸组织谈判再次被迫退出。1997年,中国签署了一项为期五年的合同。2002年,中国冲进来,打开了世界市场和最初的障碍。

加入世贸组织后,它在开始时仍然是“有益和有限的”。后来,它尝到了好处,并杀死了所有人。只有到那时,它才到达全球化的前沿。

因此,中国的成本优势不完全是原始的廉价劳动力,而是主要的第二优势。通过改造,原来极高的系统成本已经大大降低。

正是这种游戏方法降低了我们的系统成本,这是几个诺贝尔奖得主给出的理论,在中国非常显著。

系统成本的下降,加上原始因素的低成本,加上第三种力量——的学习曲线。

最终形成了后来的“中国故事”。

但是现在新的问题来了。

新的问题是成本再次上升,原有的成本优势消失了。

目前,我们通常谈论成本优势的消失以及劳动力和工资的上升。当然,这个问题是存在的,但被忽视的是,我们的系统成本在快速增长的过程中再次上升。

1995年至2012年是中国增长最快的时期。

我国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8.6倍,国民工资总额增长了8.8倍,税收增长了16.7倍,政府税收以外的收入增长了18.8倍,依法必须缴纳的社会保障五险一金增长了28.7倍。最重要的是土地。政府专门为土地提供的土地出让金增加了64倍。

系统成本的上升在哪里?例如,我们还没有达到税收必须由法律规定的程度。这是十八届三中全会规定的。目前,我们的许多税收是由行政部门直接决定的。征收的税额由政府决定,未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

那么这一个可以很容易地立即被接管。

例如,本届政府说要精简行政管理和下放权力,但后来增加的大多数文件不是在计划时代增加的,而是在高增长时代增加的。在这种下降趋势中,我们遭受了这种损失。

这些股票投机是一个制度问题。

目前,资本主义没有大帽子,但有许多小绳索,这一个做不到,那一个做不到。

这些东西加起来就是一个很大的摩擦系数。

当速度很长时,增加摩擦力没关系。

问题是,一旦外部需求萎缩,这些变量就会出现。

人们对新技术的态度也经历了起起落落。

还有城市化。我们的行政区划是有组织的。

这座城市的建设很好,但是非常浪费。有多少设施没人去,有多少水泥和钢铁被使用,有多少水泥和钢铁被排放,然后回到我们的肺里。

你应该跟随人口和资源的流动来发展城市化,并在你愿意去的地方投资,中心城市,城市群和城市圈。

这个男人不想呆的地方仍然是森林和环境,绿色的山丘和绿色的水域,以及有特色的小镇。

2017年中国经济的突破:体制改革与创新

第三部分是,如何保证我们的成本优势,两种方法:降低系统成本和创新。

中国现在面临以下情况:两个海平面。形象隐喻成了三明治。我们被夹在中间。成本已经见顶,市场成本也上升了。

劳动力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昂贵的,土地也是昂贵的。

但是我们手中没有很多独特的东西。

这个世界上的竞争只有两句话。你要么成本比别人高,要么手中就有一个独一无二的。

例如,美国苹果销往世界各地,并通宵排队购买。

他抓到你了吗?

现在,我们改革开放30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和快速增长被夹在全球格局的中间。印度和越南在下面。他比你便宜。在吸引外国投资方面,他比我们过去更强,而且学得很好。

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增长模式发生了不可阻挡的变化。

我们现在必须继续我们的成本优势,但成本的制度成本不能只靠人民而不改革。

没有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要通过启动多轮深化改革来降低成本是非常困难的。

例如,社会保障基金,我们现在有比美国更高的法律保护率。

起初,没有办法支付这么多。当时,国有企业遭受了巨大损失,因此社会保障缴费率被设定为相对较高。

然而,当时有一种说法是,赚钱的大型国有企业的资产将来应该转移到社会保障,收入应该用来抵消社会保障。

然而,这样做非常困难。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把这篇文章写进了报告。一是将一批国有资产转移到社保基金,然后降低法律保护率。

我们的经验证明,当系统成本下降时,经济将会很好地发展,系统成本上升,整个国家将会停滞不前。

因此,2017年,我们将继续突破改革。

渐进式改革的优势在于低波动性,而不是一次性解决方案。

然而,渐进改革的难点在于你必须“保持渐进”,所以制度改革必须改变,直到制度成本再次降低。

由于这一成本无法降低,能否延长就是将成本曲线向右推,尽可能延长其持续时间。

贝考

例如,工人非常昂贵。我生产高附加值的产品。如果我仍然生产袜子,如果我仍然使用这种技术,这种生产力是非常昂贵的。

你变了一点。

因此,要真正应对成本压力,就要不断将我们的成本曲线向右移动,形成一个持续竞争的长期成本变化。这是商界的唯一出路,也是整个经济体系和经济体系竞争的唯一出路。

降低成本的第一个突破是刚才提到的体制改革。

第二个突破方向是创新,通过创新我们可以打破全球僵局。

只有引进新产品,改变现有质量,引进新的生产方法,开拓新的市场,抓住新的原材料和半成品来源,建立新的经济组织,创新才能带来持续的经济增长。

创新是非常重要和伟大的,但创新不一定会发生。

成本曲线不一定会向右移动,否则,那么多产能过剩、僵尸企业、鸡肋企业以及处于危急和停滞状态的企业从何而来?创新是有条件的。

例如,在以色列有3500家创业公司,为800万人服务,而特拉维夫主导着美国硅谷的高科技研发。美国没有一家大公司不在特拉维夫设立研发中心。他们依靠人、思想、发明和创造,并强调教育。

简而言之,没有创新和改革,中国将无法摆脱当前的困境。

最新文章